女性,希望别人怎么称呼自己?

你今天过节了吗?

你过的是女生节、女神节还是女王节?

是不是已经忘了这个节本来叫做国际劳动妇女节?

劳动妇女,是一个被尊敬的称谓,女神,则是用来意淫和视奸的,至于女王,我还真怕你受不了……

当人们在讨论这些猥琐到让人恶心的篡改时,很自然的会把这个锅先甩到“无良商家”头上,是的,线上线下的商家们只是把三八又包装成了一个双11,多了一个清库存的借口而已,但是,商人真的是劳动妇女节变女王节的罪魁祸首吗?

其实,这种变化的最大推动力来自女人自己。

汉语言,既表音又表意,中国自古对女性的称呼有几十种,每一种称谓虽然都指代女性,但是意思大不相同,这点在英语里就比较简单,Female就是女性,Woman就是女人,Girl就是女孩,Lady就是女士,这几个词都没有褒贬含义,而汉语就复杂的多了,女人、女性、女孩、女生、女的、娘们儿、女神、女王、美女、小妞、果儿……如果再把对已婚女性的称谓都算上,得有大几十种。

这些称谓,每一个都表达了潜在而隐晦的态度,它们所表达的真实含义与使用场景,早就超出了字义本身。又因为这些称谓形成的历史沿革,导致今天的女性很多并不喜欢这些称谓。

比如——

女人,这个词会显得很硬或者很疏远,有些时候还带有一定的攻击性,而且它还包含了过于成熟的意思,很多女性是拒绝承认自己已经熟透了的。

妇女,这个词给人一种粗老笨壮的质感,几乎可以等同于老娘们儿,是当代女性最不喜欢的称谓,也是妇女节被篡改的民意基础,你想想,儿童节怎么就没有被改成宝宝节呢?

女性,这个词只能做第三方的称谓,是一个非常概括性,又比较笼统的称谓,我们只能说新时代的女性,但不能说你是我的女性。

女的,这个词是中性带贬义了,使用起来没有礼貌,比较粗鲁

美女,这词已经被用滥了,在饭店里喊服务员过来点菜也是叫一声美女,媒体更是无所不用其极,只要报道一个优秀的女性,就是这种句式:美女+职业,词穷毁掉了一个原本挺美好的词,如果美女可以用来称呼任何女性,那么当你称呼一个真美的女性为美女的时候,她也不觉得你是在赞美她了。

女神,这个词限定性也比较强,一般的女性不敢接,喊女神的人又多半心怀鬼胎,所以只能用在女神节这种无脑的人造节上,至于谁是女神,不知道。

女生,这个词的本意当然就是女学生,但是现在五六十岁的女性也说我们女生,好像这词是从港台传过来的,它弱化了描述性,又稀释了年龄特征,真是一个好词,所以这是现在大家最喜欢的用的,也没人在意你是不是还在上学了。

小姐,这词早被玩坏了,不用讨论了。

女士,中国人不习惯用。

小姐姐,这个词刚流行了几年,原本是从小黄书的姐弟恋中用起来的,后来就破圈被大众使用了,这个词既表达了尊重,又模糊了年龄特征,确实挺好用的,但是在实际使用中,并没有脱离它的深层意味,自带的挑逗和谄媚。

至于那些民间和传统称谓,基本上都是贬低女性的,我们就不一一分析了。

说到这里,就有点尴尬,你会发现在现实中,女性能够接受的称谓其实非常少,我今天写这篇文章通篇都用的是女性这个词,因为它已经是所有这些称谓中最没有感情色彩的。我如果在文章中使用美女或者小姐姐称呼女性,你一定会觉得我很轻浮。这也是为什么女生这个词成了现在最主流的女性称谓,因为它弱化了其他称谓中所有可能存在的不良含义,唯一的问题就是她非常不正式,比如我们就不好在今天写一句:祝所有女生节日快乐。

现代女性对于权利和尊重有着非常具体的需求,有些表达出来了,有些藏在心里,所以称谓既不能表现的疏远,又不能表现的猥琐,既不能显得老,又不能显得太嫩,既不能太正式,又不能太轻浮,既要赞美,又不能夸张,既要体现尊重,又不能太见外。汉语如此博大精深,其实也是拖累了自己,每个词都夹带私货,到最后居然没有称呼可用了。

过去一百年,从中国到世界,女性的地位不断提高,女性的权利保障也在不断的提升,但我们今天还远不能说女性的权利已经完全跟男性相等了,这个过程是漫长的,除了法律意义和社会结构中的平等,更需要推进的还是人们的观念。这其中常常被忽略的就是女性自身观念的进步,我在这里所说的观念,不是指的是否应该尊重女性,是否应该男女平权这类早已达成的共识,而是指的女性自身应该如何看待女性权利,是女性是否能够走出中华田园女权们所营造的永恒弱势群体和受害者角色,是女性是否能够因为自信与自强,不再编织假想的贬低。作为一个长期的男性女权主义者,我想说句发自肺腑的话:

女性的强大不是跟男人比出来的,是你本来就强大。

回到今天的主题,当我们在三八节都不知道如何称呼女性的时候,真正需要思考这个问题的首先是女性自己,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都是女性自己说了算,先从给自己确立一个正确的称谓开始,这事真的不是商人说了算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唯爱物语 » 女性,希望别人怎么称呼自己?

赞 (0)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