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内卷与经济转型,说下曹丰泽和王瑞恩辩论的问题

知乎的曹丰泽和王瑞恩关于“鲤鱼精”的辩论,其中有牵扯到“内卷”理论的,所谓的内卷,指的是中国社会中存在的过度竞争的问题,过度竞争导致了996,过度竞争导致了学历贬值等等现象,曹丰泽主张是寻找那些不那么过度竞争的地区。

曹丰泽是清华土木工程博士,王瑞恩也是清华经济金融本科毕业,后来去了美国读法律,这两位都是人中龙凤,本身不存在内卷的问题,曹丰泽平时和我的互动比较多,不过他的内卷理论其实我并不赞同。

什么是内卷

如果去过美国的人会发现这么一个事实:在美国,一个修马桶的人,可以住得起别墅,开的上好车,但是在中国就不行。

内卷的定义是:“靠极端剥削自己在社会获得少量的竞争优势”,如果是国与国之间则是:“靠极端剥削本国人的劳动力(而不是改变生产方式或者提高技术含量)在国际市场获得一些优势

其实就是恶性同质化竞争。

其结果是利润大大降低,导致根本没有足够的利润来维持体面的生活,如果从历史角度来看,中国历朝历代都存在内卷的问题,比如说土地问题,中国历朝历代提出过无数的关于土地问题的理论, 有无数的记载,但是最后还是大规模土地兼并,还是会饿死人。

之前其实我就提到过1912年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熊彼特的创新理论,熊彼特认为如果一个社会没有创新,则该社会生产力实际上就是停止的,不管如何互相压价,互相榨取,都是在原地打转。

而所谓的创新指的是:

采用一种新产品

采用一种新的生产方法

开辟一个新市场

掠夺或者控制原材料或者半制成品的一种新的供应源

实现任何一种工业的新的组织。

以上分别依次对应产品创新、技术创新、市场创新、资源配置创新、组织创新,举个例子,新产品自不必说了,比如说颠覆性的产品,例如第一代的IPHONE。

新的生产方法,比如说流水线作业。

开辟一个新市场,掠夺或者控制原料供应源,例如殖民地。

实现工业新的组织,例如说托拉斯

这些都是创新。

在经济学上,关于内卷的问题实际上熊彼特早就已经阐述过了,并不是什么新的理论。

我想说的是:我们是不是在内卷。

我们不是。

祸起东亚模式

我们看起来的内卷现象,实际上是由于中国所处阶段导致的。之前我已经和大家讲过罗斯托的理论。

从罗斯托的理论来看,社会发展的五个阶段:传统阶段—起飞准备—起飞—走向成熟—大规模消费。中国已经完成了起飞阶段,正在走向成熟。

那么中国从起飞阶段的到走向成熟有一个什么特别的表现?

我们遵循了东亚崛起的一切特征,不但如此,我们还把它极端化,东亚崛起实际上在经济学和政治学上都是大热的话题,IMF和世界银行都曾经因为东亚崛起发了无数的问,也是世界各大智库曾经研究的焦点。

2018年,世界银行出版过一本书《复杂的东亚:在变化的世界中航行》中提到:东亚一直是全世界发展成功的典范,在过去半个世纪中,该地区发生戏剧性转变,一系列国家已经从低收入向中等收入乃至高收入地位发展,建立了所谓的“东亚模式”,促进外向性经济,加强基本人力资本,并且提供健全的经济治理的一系列政策组合,有助于使数亿人摆脱贫困。

东亚模式的开创者是日本,日本第一个崛起,并且在当时带领了亚洲四小龙一起起飞,韩国有汉江奇迹,此后就是人类历史规模最大的中国崛起,以美元计,中国GDP从2000年到2020年,20年内增长了13倍,可以说整个东亚模式是非常成功的。

东亚模式的共同点并不复杂:指在政府主导型的市场经济框架下通过外国直接投资和发展出口产品拉动经济快速增长的模式,是政府主导型经济体制下外向型发展的经济模式。

实现东亚模式需要具备如下条件:

国家大量涉入关键的经济部门,充当规则制定者和控制者。

经济是以出口导向或者外向型经济,国家在推动出口上扮演关键角色。

强调生产,压制消费

也就是说,东亚模式的本质,属于一种生产性经济,而不是消费性经济,东亚模式的内涵包括:

对于科学技术以及研究开发的高投资

重视合格的教育和人力资源的开发

高储蓄和高投资

在经济增长初级阶段需要高出口,贬值本国货币,在起飞阶段采取有利于工业品制造的工业政策

注重公平增长

谨慎财政,金融政策和对外经济政策支持下的稳健的宏观经济环境。

这些是世界银行在1993年的报告《东亚奇迹—经济增长和公共政策》

对于东亚经济发展成功因素的总结。从结果来看,东亚模式是二战以后发展中国家能够进行飞跃的唯一成功的模式。

尽管东亚模式非常成功过,但是东亚模式也带来一系列的弊病,而这个弊病,就是所谓“内卷”产生的根源:

由于重视教育以及人力资源的开发,我们被迫从小学时代就开始竞争。

由于需要高储蓄和高投资,重视出口,导致我们消费不足

由于需要积累外汇储备—-尤其是起飞准备阶段需要获得发展所必须的资金,我们必须更加辛苦的出口。

由于需要尽量减少外汇储备的浪费,因此我们必须尽量减少进口,导致我们尽量远离国外的奢侈型消费,或者是为国外产品制造壁垒。

这就是我们痛苦的根源所在。所谓的内卷,实际上是选择了这种模式的负面反应,格罗·詹纳指出,东亚政府强迫其居民充当了牺牲者,而没有激起本国居民持续性的反抗,原因就在于“随之而来的财富能够在更大范围内在社会各阶层中得到更均匀的分配”。

当然可能有人会说:哪有啊?中国基尼系数,贫富差距不是很大么?

请注意的是:在飞速发展的国家,贫富差距是注定扩大的,日韩当年都是如此,问题是在此后的分配中,政府是否把分配问题当成第一要务,在我看来,中日韩三国都相当重视分配,以中国为例,韩国拍摄了《寄生虫》还获得了奥斯卡金像奖,由于《寄生虫》的成功,韩国首尔市政府宣布,将拨款为住在半地下室的 1500 户家庭改善住房条件,包括改善供暖系统,更换地板、安装空调等基础设施。

很多人感叹。

但是好像很少人感叹中国搞棚改都搞了十年了。无数曾经住在棚户区的居民获得了房子。另外还有类似于新城镇建设,财政支付转移等等,最近这么多年,中央一号文件永远是把农村问题摆在头位。

只是说这些政策,对于生活在中国的人们来说,司空见惯,而且也没有去思考其中的积极性,只有当你走出中国,去其他国家,例如巴西,墨西哥,印度等等之类的发展中国家,你才能对于这种规划有深刻的理解。

以农业为例,在明知道中国农业的生产力远不如美国,阿根廷, 巴西之类的大农场成本低的前提下,中日韩三国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保护本国农业,远不像墨西哥之类的国门大开,一个《北美自贸协议》收割了整个墨西哥的农业。

我们看一下现在中国的问题,我之所以说中国在东亚模式比较极端化,是因为东亚模式的几个特征,比如说强政府,政策性指导能力,生产能力,出口能力都已经远远超过同时期的日韩,也是因为如此,导致在资源的倾斜上,中国的资源相当部分直接倾斜到了制造业和出口上,极大的加重了中国对于出口的依赖,输入性通货膨胀又会导致资产价格升值,这是导致中国房价高企的重要原因之一。

所谓的输入性通货膨胀指的是,当产生大量顺差后,由于中国当时的强制结汇制度,央行必须要发行同等值的人民币来购买这笔美元,这直接导致市场上人民币供应量急剧增加,通货膨胀压力加大,由于中国金融市场的不完善,要避免贬值就只能购买房产,推动房价高企,当然这不是唯一的原因,其他原因还有城市化,地方财政收入等等,但是这确实是非常重要的原因。

当然,任何一个经济模式都有走到尽头的时候,中国已经过了起飞阶段,正在走向成熟,同时也不需要过高的外汇储备,外汇储备是够用的,继续提高外汇储备毫无意义,下一步可能在金融上会更多的进行放开,使人民币逐渐国际化,增加进口。

在这个过程中,消费在中国GDP的比重中会逐渐占据越来越多的位置,中国消费将会逐渐大众化,必要性消费比重会降低,服务型消费比重会变高,同时还会伴随着消费升级,所谓的内卷问题会逐渐的减轻,最后消失。

因此所谓的内卷,实际上是中国发展到一定阶段,所产生的表象,就如同当年中国刚开始建设高铁结果出了温州动车事故一样,一帮人喊:“中国,请停下你飞奔的脚步,等一等你的人民,等一等你的灵魂”。其实反过来,我们回头再看这段历史,实际上这就是中国高铁产业从起步到成熟的过程,所需要做的就是等待这个过程的结束。

来我们举个例子:

打开你的美团,手机定位到沈阳,依次点击休闲/玩乐—洗浴/汗蒸,一大堆洗浴中心就出现了。

你心目中的大澡堂子是这样

而现在的大澡堂子长这样:

现在的东北大澡堂子,已经变成了汇集自助餐,书店,商务中心等等一条龙的服务,并且充分照顾了传统大澡堂子不尊重隐私的问题,在大堂内部设立了一个一个小帐篷区,甚至还有专门为小孩游玩的区域。

说实话,我确实想泡个澡,按个摩以后,穿着舒适的躺在沙发上看看电影,甚至在内部的网吧,玩玩游戏,轻松一下

按照美团的标价,沈阳这个级别的澡堂子,单人洗浴+自助餐,也不过一百多,外加上按摩也就两百多,这类场所已经从所谓的商务接待进化成了家庭日常消费,走进了平民家庭。

可惜武汉没有这样的地方,希望这类的东三省澡堂子也在中部开一个,我一定去消费。

这就是所谓的“走向成熟”。

美国是在1910年以后开始走向成熟向大众消费时代过度的,而日本出现在1965年到1970年时段,在走向成熟的过程中,耐用消费品普及率上升速度加快,并呈现一般耐用品向高档耐用消费品升级,必要消费支出比例下滑,服务型消费支出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保持快速上升。

涛动周期论

从罗斯托的角度来说,中国早就应该结束起飞阶段了,早就应该走入走向成熟的阶段了,只是中国过去一直比较依赖外贸,外加上中国太大,导致自己经济的惯性大,从2020年开始,不管愿意不愿意,依靠外贸就已经结束了,而且其他国家必然走向经济民族主义,也不允许中国再产生过大的顺差了。

在2001年经过多年的繁荣以后,我们回头看一下当年的美国的崛起:一战之后,美国凭借着战争期间对于美国的特需,从债务国变成债权国,通过顺差获得200亿美元的财富,这笔财富让民众消费力大大增强。

在福特T型车诞生以后,T型车最初售价850美元,其他的车大概2000到3000美元,由于福特采取工业垂直整合来优化生产,流水线作业,导致生产效率急速增加,T型车价格大大降低到300美元,外加上之前所说的一战积累的财富,汽车一夜之间走入到了美国家庭。

而中国也是在大规模积累贸易顺差以后,汽车消费急速的扩大,在2008年的时候,当时中国人均拥有汽车量并不大,甚至在2014年之前,我所住的小区楼下的汽车停车场还是空荡荡的,而在2014年后,整个停车场停满了车。

类似于这种东北大澡堂子的转型,未来会越来越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唯爱物语 » 经济内卷与经济转型,说下曹丰泽和王瑞恩辩论的问题

赞 (3)

评论 1

  1. 匿名捉个BUG。 原文:希望这类的东三省澡堂子也在中国开一个 建议改为:希望这类的东三省澡堂子也在中部开一个回复